_ 街巷重生“煙火氣” 人氣恢復待時(shí)日 _ 經(jīng)濟參考網(wǎng) _ 新華社《經(jīng)濟參考報》官方網(wǎng)站

首頁(yè) >> 正文

街巷重生“煙火氣” 人氣恢復待時(shí)日
——疫情防控常態(tài)化下餐飲業(yè)重啟見(jiàn)聞
2020-04-02 作者: 記者 陳夢(mèng)陽(yáng) 高爽 丁非白 沈陽(yáng)報道 來(lái)源: 經(jīng)濟參考報

  人間煙火味,最撫凡人心。隨著(zhù)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,餐飲業(yè)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時(shí),有序恢復了堂食——燈火通明的商圈、步行街美食香味漸濃,吸引著(zhù)居家已久的民眾,也觸動(dòng)著(zhù)被疫情抑制甚至“凍結”的消費需求。

  3月21日,遼寧省全面放開(kāi)住宿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營(yíng)業(yè)。在沈陽(yáng),親朋好友間“老鐵,擼串去”的呼喚聲再次響起——這里復工后的餐飲業(yè)恢復狀況如何?大小餐館有哪些新困境?它們又進(jìn)行了怎樣的新探索?帶著(zhù)這些問(wèn)題,《經(jīng)濟參考報》記者進(jìn)行了采訪(fǎng)調查。

近日,記者走訪(fǎng)沈陽(yáng)中街時(shí)發(fā)現,不少餐飲店鋪、檔口已開(kāi)門(mén)迎客。記者 潘昱龍 攝

  餐飲重啟,煙火氣喚醒“居家胃”

  “在家憋了兩個(gè)月,‘饞死’燒烤了!”3月23日,30歲的沈陽(yáng)市民劉宏鵬春節后第一次去餐館就餐,選擇了燒烤?!巴赀^(guò)年,親朋好友愛(ài)湊在一起擼串、喝老雪,今年全‘泡湯’了?,F在餐館都復工了,可得好好出來(lái)吃幾頓?!?/p>

  跟劉宏鵬有一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。記者走訪(fǎng)中街、西塔韓國城等地發(fā)現,不少餐飲店鋪、檔口開(kāi)門(mén)迎客,進(jìn)店拿手機掃碼登記、挽袖子量體溫成為顧客與商家之間無(wú)須言語(yǔ)的默契。

  “我們店內做好了消毒和安全防護,請放心就餐!”3月25日,記者來(lái)到沈陽(yáng)市沈河區大南街上的老灶堂文創(chuàng )火鍋店。除了登記、測體溫,店門(mén)口還有一本可供顧客翻閱的員工體溫測量表。

  18時(shí)左右,火鍋店二層臺位基本坐滿(mǎn)。熱騰騰的火鍋翻涌,服務(wù)員佩戴口罩、一次性手套將食材送到餐桌上,桌上擺放著(zhù)公勺、公筷?!耙郧熬鄄筒恢莱陨毒瓦x火鍋、燒烤,現在吃了兩個(gè)多月家常飯,最想的居然還是火鍋、燒烤?!痹诨疱伒昃筒偷闹芟壬f(shuō)。

  時(shí)隔多日再到餐館就餐,不少顧客發(fā)現餐桌多了“新規矩”。

  “體驗了一人一桌的堂食,吃飯仿佛異地戀?!苯蘸湍杏岩黄鸬讲宛^就餐后,丁女士在微信朋友圈發(fā)了兩張照片——她和男友相對,在兩張餐桌就餐,點(diǎn)的菜也被分成兩份上?!斑@種就餐體驗還是挺新奇的,看得出商家在分餐制上下了功夫?!倍∨勘硎?,餐館開(kāi)業(yè)后,食客們在潛移默化中接受了一些餐飲文明習慣。

  在一些小餐館,分餐制不僅避免了顧客直接接觸,還增加了上座率。在沈陽(yáng)市一方廣場(chǎng)一家名為“陜西涼皮”的快餐店里,記者看到每張桌子上都被放置了透明擋板,分為兩格或四格?!皩?shí)行分餐制后,許多顧客消除了后顧之憂(yōu),店里人氣也逐漸回升了?!钡陜确?wù)員說(shuō)。

  客流恢復緩慢,報復性消費尚未到來(lái)

  為推進(jìn)餐飲行業(yè)全面復工復產(chǎn),遼寧省出臺了《關(guān)于支持住宿餐飲行業(yè)恢復正常營(yíng)業(yè)的若干意見(jiàn)》《提振信心促進(jìn)商業(yè)消費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等多個(gè)文件,并于3月21日明確提出全省住宿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可以全面恢復正常營(yíng)業(yè),不設置復工復產(chǎn)前置約束條件。不過(guò),各界所期待的報復性、補償性消費并未到來(lái)。

  “往年顧客來(lái)哪能看見(jiàn)我在這坐著(zhù)!”“鐵塔烤串”是渾南區一家小有名氣的擼串店,店內面積不大,只有五張桌子,往日來(lái)擼串的客人都要提前預約。3月24日21時(shí),《經(jīng)濟參考報》記者在店里看到,只有兩桌有客人,老板正坐在空閑的餐桌旁穿串。老板告訴記者:“以前我經(jīng)常一口氣忙活到凌晨,幾乎腳不沾地?,F在晚上九點(diǎn)多鐘基本就沒(méi)事了。原本以為疫情平穩了客流能恢復點(diǎn),沒(méi)想到并沒(méi)有什么變化。昨天一天總共才賣(mài)了五桌,還得算上打包外賣(mài)的?!?/p>

  位于沈陽(yáng)市渾南區興隆大奧萊商場(chǎng)北出口對面的“石磊麻辣拌”是家“網(wǎng)紅小店”,正常時(shí)期客流量比同地段其他店鋪高出不少,常常一座難求?!艾F在客流比往??s減一半以上?!毙〉昀习逭f(shuō),為了止損,除了一直開(kāi)展外賣(mài)業(yè)務(wù),恢復堂食后還推出了真空包裝半成品,由周?chē)牟说?、商超幫忙分銷(xiāo)?!暗N(xiāo)路并不好,由于食品有保質(zhì)期,菜店因為賣(mài)不掉而換貨、退貨的現象時(shí)有發(fā)生?!?/p>

  “餐飲業(yè)不是一個(gè)孤立的行業(yè),會(huì )受到周邊文旅、商業(yè)等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直接影響?!鄙蜿?yáng)著(zhù)名的“老邊餃子館”總店孫經(jīng)理說(shuō):“現在來(lái)逛步行街的人還是不多,餐館生意自然難有起色,人氣要想大幅恢復還得需要一段時(shí)間?!?/p>

  “餐飲企業(yè)復工意愿也不強烈?!边|寧省商務(wù)廳餐飲業(yè)服務(wù)處處長(cháng)王迪說(shuō)。目前,遼寧省工商登記的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有21.6萬(wàn)家,限額以上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1458家,線(xiàn)上注冊經(jīng)營(yíng)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18萬(wàn)家。截至3月24日,76.5%的線(xiàn)上餐飲業(yè)戶(hù)開(kāi)展了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,較上一周提高10.7%,限額以上餐飲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開(kāi)復工率只有50.4%。

  不僅遼寧如此,全國各地境況大體相似。廣東省餐飲服務(wù)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曾發(fā)布過(guò)一份廣東餐飲企業(yè)受疫情影響調查問(wèn)卷,填寫(xiě)問(wèn)卷的550家餐飲企業(yè)中408家認為“線(xiàn)下客流量難以快速恢復”,365家認為“現金流癱瘓”,81家認為“轉向小門(mén)店、純外賣(mài)經(jīng)營(yíng)”。

  壓力之下,一些餐飲企業(yè)無(wú)奈“瘦身”

  “現在開(kāi)業(yè)、不開(kāi)業(yè)都是淚!”沈陽(yáng)市烹飪協(xié)會(huì )相關(guān)負責人齊向陽(yáng)說(shuō),餐飲行業(yè)一直存在“四高一低”的特征,即房租價(jià)格高、人工費用高、能源價(jià)格高、原材料成本高、利潤率低,疫情之下這種特征尤為明顯。

  壓力之下,一些商家通過(guò)降低員工工資甚至裁員來(lái)減少損失?!柏暡枭虡I(yè)城店”店長(cháng)李亮告訴記者,受疫情影響,商場(chǎng)客流特別少,比往常下降了80%至90%,營(yíng)業(yè)額也隨之大幅下降?!耙郧暗昀镆惶炷苡?00元的營(yíng)業(yè)額,趕上節假日,可達到900元。但現在基本上一天只能賣(mài)三五十塊錢(qián)。以前我店里三名員工,現在只雇了一個(gè)人,工資還下調了,我自己也得來(lái)幫忙,能省一點(diǎn)是一點(diǎn)吧?!?/p>

  “餐飲企業(yè)少發(fā)或者緩發(fā)工資已經(jīng)是普遍現象?!崩显钐没疱亜?chuàng )始人霍春雷最近在招聘兩個(gè)店長(cháng),然而不少有意向的候選人都說(shuō)現在不能馬上到崗,原來(lái)這些人1月份的工資一直沒(méi)兌現,“他們現在的老板說(shuō)得分三四個(gè)月才能結清1月份工資,人家等著(zhù)把工錢(qián)拿回來(lái)再跳槽”。

  多位受訪(fǎng)的餐飲行業(yè)人士告訴記者,現在能挺得住的大型餐飲企業(yè),基本都是按天計算工資;小餐飲企業(yè)從業(yè)者,不少人已經(jīng)斷了收入來(lái)源,許多人處于“半失業(yè)”狀態(tài)。

  此外,一些餐館由于成本壓力太大,或者對行業(yè)復蘇失去信心,干脆把店鋪出兌。在接受《經(jīng)濟參考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的過(guò)程中,一位串店老板就接到電話(huà),有開(kāi)飯店的朋友把飯店出兌了,讓他免費去拿店里的桌椅?!氨镜貜N師微信群里最近經(jīng)常能看到出兌飯店的信息,很多都是咬牙硬兌,能把當初的裝修錢(qián)兌出來(lái)就不錯了?!边@家串店的老板說(shuō)。

  “我們這種小店大部分是按季度交房租,現在馬上要交二季度房租,一些人看餐飲行業(yè)不景氣干脆就不干了?!币晃弧熬W(wǎng)紅”麻辣燙店的店主說(shuō)。

  難中有盼,多方聯(lián)動(dòng)助推餐飲業(yè)全面復蘇

  記者在走訪(fǎng)時(shí),很多小餐館老板表示,以往生意好、客流穩定的時(shí)候,根本沒(méi)想到會(huì )有顧客少到讓人心慌的時(shí)候。疫情在影響餐飲業(yè)復蘇的同時(shí),也倒逼商家主動(dòng)思考,探索更多營(yíng)銷(xiāo)模式。

  沈陽(yáng)皇姑區華山路一家火鍋店負責人說(shuō),突如其來(lái)的疫情對個(gè)體工商戶(hù)的抗風(fēng)險能力提出了嚴峻的考驗,最近店里開(kāi)會(huì )研究開(kāi)發(fā)火鍋外送服務(wù),以跟上“線(xiàn)上餐飲”的潮流。

  為解決中小餐飲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難題,包括遼寧在內,各地各級政府陸續推出扶持和刺激政策,包括減稅降費、減免房租水電等。比如,遼寧、山東、江蘇、浙江等地推出總額千萬(wàn)元到上億元不等的消費券;廣東佛山禪城區對如期開(kāi)業(yè)的限額以上餐飲企業(yè)每家一次性補貼10萬(wàn)元;河南洛陽(yáng)給予最高9萬(wàn)元用工補貼;上海提供每人800元穩就業(yè)補貼……

  “消費券具有特定性、結構性特征,能夠緩解沖擊影響較大的地區、行業(yè)和人群,重新激發(fā)前期被壓制的消費欲望?!蓖醯险f(shuō)。

  遼寧省飯店餐飲協(xié)會(huì )還與京東集團聯(lián)手,吸納中小餐飲企業(yè)組建“餐飲零售發(fā)展聯(lián)盟”,在京東生鮮上推動(dòng)餐飲品牌開(kāi)拓半成品速食生產(chǎn),并利用京東全渠道為其拓展新銷(xiāo)路,開(kāi)辟新的增長(cháng)空間。

  記者調查發(fā)現,資金流是當下許多餐飲企業(yè)面臨的一個(gè)突出問(wèn)題,嚴重依賴(lài)日?,F金流水的中小餐飲企業(yè)尤其如此。根據遼寧省商務(wù)廳的抽樣調查,36%企業(yè)表示現金流僅可支撐一個(gè)月,51%企業(yè)表示可支撐一至三個(gè)月。

  “餐飲行業(yè)屬于服務(wù)行業(yè),資金流水比較大,突然間不營(yíng)業(yè)了,資金就停滯了?!币患乙魳?lè )餐吧的老板說(shuō),大型餐飲企業(yè)融資在實(shí)際操作中需要企業(yè)提供房產(chǎn)抵押物等,但輕資產(chǎn)餐飲企業(yè)根本沒(méi)有什么能抵押的。他希望金融機構能多提供“信用貸款”,同時(shí)給予金融優(yōu)惠政策,對餐飲業(yè)疫情期間貸款利息給予免息或減半,支持餐飲業(yè)渡過(guò)難關(guān),對困難餐飲授信企業(yè),提供專(zhuān)項融資服務(wù)。

  專(zhuān)家指出,只有多方聯(lián)動(dòng)才能助推餐飲業(yè)的全面復蘇,政府、商家、市場(chǎng)的力量缺一不可。遼寧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梁?jiǎn)|表示,特殊時(shí)期對餐飲行業(yè)總體上應實(shí)行寬松政策,暫緩執行某些嚴厲措施,可以避免已經(jīng)快支撐不下去的餐飲行業(yè)雪上加霜。

?

凡標注來(lái)源為“經(jīng)濟參考報”或“經(jīng)濟參考網(wǎng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稿件,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(chǎn)品,版權均屬經(jīng)濟參考報社,未經(jīng)經(jīng)濟參考報社書(shū)面授權,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、播放。獲取授權

街巷重生“煙火氣” 人氣恢復待時(shí)日

街巷重生“煙火氣” 人氣恢復待時(shí)日

隨著(zhù)國內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,餐飲業(yè)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時(shí),有序恢復了堂食——燈火通明的商圈、步行街美食香味漸濃,吸引著(zhù)居家已久的民眾,也觸動(dòng)著(zhù)被疫情抑制甚至“凍結”的消費需求。

·部分物流企業(yè)發(fā)愁貨源不足“吃不飽”

混改“先進(jìn)生”沖擊整體上市

混改“先進(jìn)生”沖擊整體上市

“以‘創(chuàng )業(yè)合伙人’理念引入戰略協(xié)同、深度契合的投資者,以員工持股綁定企業(yè)骨干人才,讓他們帶著(zhù)風(fēng)險金來(lái)‘打工’?!苯眉瘓F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曾少雄在接受《經(jīng)濟參考報》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如是解讀背后的密碼。

·加強合規管理 推動(dòng)法治央企建設